当前位置:详细页

惜花天气过春分

发布时间:2020年4月30日

过了花朝节,就是春分了。春分不只是昼夜各半,更是仲春之月,是山河间最美的时候,林花向日而明。在这个不同以往的春天,如果能从自然界领受一两枝春花带回家中,更能获得美好的慰藉吧。

  中国插花强调不违背花木的自然生长,即使在这个特殊时期,市场上可供选择的植物不如往年丰富,花艺师也不会辜负了春光。

  我的朋友金卉和她母亲卢荣都是善于捕捉自然之力的花艺师。前几天,金卉陪母亲在小区散步,看见物业管理者正在给一株杏树修剪枝叶。被剪掉的枝条数量不少,很多已经含苞待放。于是,她和母亲赶紧处理被弃置的杏花树枝,抱了一大捆回家。母女俩忙忙碌碌,不忍破坏杏花枝的完整,作品越做越大,完成时竟是一个室内花园。该作品的主要欣赏点是在高远处怒放的杏花枝,仿佛宋代王安石的“一陂春水绕花身”。创作者运用中国台湾中华花艺写景花的手法,表达了对春分节气景色的构思。

  写景花为中国插花之独创,吸取唐宋以来山水画的构图方法和明清文人盆景的意趣,选取应季花材,在小小空间里寄寓山河千里,景色变化。

  创作者巧妙地运用水盘错落分布,造出平远、深远的溪涧错落和芳草鲜美的水景,又于一侧以高瓶插作怒放的杏花,以枯木装饰出山林之高远。近景直接用盆栽点染,用不同形态的叶子勾勒出作品完整的气脉。

  春分时花材选择性较多,但呈现的作品还是要主次分明,才能体现创作者对春分的构思。

  刚接触中国传统插花流派时,往往会被作品磅礴的气势所打动。后来才发现,即使不用很多花材,中国插花也能描绘出丰厚、潇洒的画境,尤其在春分。

  一只质朴的传统提篮,裁剪春分的枝条、杂花密密插,再在中心处加入团团胭脂色的花朵,艳溢出香融。一篮春意,见之心情开朗。

  小手逑属于蔷薇科珍珠梅属,花姿如雪柳一样飘逸,可以做出随春风舞动的造型。团团簇簇的花朵仿佛梨花,盈盈绰约,仿佛聚集了整个春天的纯白。作品出口处以橙红色多头蔷薇收束花枝,两种简单的花材,视觉却十分丰富。

  春分前后的桃花极为明艳热闹,胡兰成曾在《今生今世》开篇说:“桃花难画,因要画得它静。”作者用碗花理念花的手法,将桃花作为最长的枝,上下左右呼应,这很适合作为供花出现在佛前。在庙宇间,轰轰烈烈的山花,也变得沉静。主花用和桃花同色的菊花,增加了稳重,却也有几分春分的娇媚。

  我们谈春分插花,是因为和这个节气的花木有一年之约,一期一会,过了这个节气,就还要期待一年。尤其是海棠、梨花这样的季节之花,特别适合用写景花来表现当下的景致和心情。碗花的写景花不似盘花常见,也增加了几分造景的难度。

  春分时候最适合的花器还是竹篮。面对春天遍布山野的花,竹篮是最兼容的收纳。无论是高贵的芍药、明媚的玫瑰这些平时插在花瓶里的花,还是挺拔的山枝、垂落的藤蔓,以及星星点点的小野花和大片的叶子,只要创作者有了轻重主次的巧思,都能收集在竹篮之中。

  没有什么比观察一个中式插花花艺师的朋友圈更能感受到春分的速度了。易花道花艺师黄山分享的写景花写尽了正盛的春光,青花瓷的古典样式瓷盘中是春分的新景,垂柳新芽、山桃满枝,田野间是金色的油菜花。“绿野徘徊月,晴天断续云。燕飞犹个个,花落已纷纷。”这是唐代诗人徐铉的感慨。


版权所有:迁安市农业农村局

技术支持:北京派得伟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